页面载入中...

第25届法国卢米埃奖获奖名单:悲惨世界获最佳影片

  我以前做记者时采访过中国胡适研究的权威耿云志先生。耿老有段话很霸气,大意是,70年代末,大陆的胡适研究刚解冻时,他的文章没人能驳得了,原因是,“我看的东西,他们当时没有人可以跟我比,我占有那么多的材料。要不读那些东西,根本没法批我写的东西。”

  做学问就是这样,一切拿证据说话。材料一亮,谁在讲理,谁在抬杠,大家心里都有数。

  但艺术不是。艺术很多情况下真的没有统一的标准,因为审美不讲证据,讲个人观感,大众与精英阶层的眼光经常是严重撕裂的。

  “如果对这样一个结构进行简单的模写,就是所谓的最朴素的现实或者印象主义的书写,我觉得最终都会陷入到媚俗,就是你无条件地通过你的书写来认同这种结构,甚至强化这种结构。真正的现实主义写作应该是通过书写来拆解流行的意识形态或者流行的无意识结构,并且重新产生新的结构、新的意识和新的人。”杨庆祥说。

  《上海文化》杂志副主编张定浩谈到:“《劳燕》谈论美国海军的中国事务部,《芳华》谈论的是越战和文工团,从刘亚洲的小说之后关于越战的题材好像很少有人写,所以再次看到确实非常惊艳。《重庆之眼》谈的是重庆大轰炸,这个小说在题材方面是空白点,关于1941年在防空洞大惨案中死了几千人。这几部作品都是谈被过去文学忽略的作品。”

  “在他们的小说里面不是一个人推动小说往前走,而是一个人如何被时代推着走,一种随波逐流的感觉,是人被外界的事情吞噬,在吞噬当中又如何艰难地存活下来,在这些小说里面最后如何有尊严地活着比很多情节更加让我们觉得是一个悬念,一个人如何有尊严地活下去,这是小说共同的任务。”张定浩说。

原标题:《当代》长篇小说论坛举行,《劳燕》《芳华》等获年度最佳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第25届法国卢米埃奖获奖名单:悲惨世界获最佳影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