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读刘广迎《重塑:智能社会的未来图景》

  如此说来,《湮灭》击败《三体》获得星云奖岂非咄咄怪事?与其这么想,倒不如扪心自问:我们真的“读懂”了《湮灭》与《三体》吗?

  《三体》,象征着高度发达的工业文明。其叙事逻辑的内核是现实的、物理的、理性的、实证的。早在2007 年中国国际科幻·奇幻大会上,刘慈欣就旗帜鲜明地宣告:“我是一个疯狂的技术主义者,我个人坚信技术能解决一切问题。”该论点看似惊世骇俗,实际上并不新鲜。在五四时期高举“德先生”“赛先生”大旗的热血青年,想必会将刘慈欣引为知己。从本质上来说,“黑暗森林”也好,“降维攻击”也罢,遵从的都是弱肉强食的科学达尔文主义。

  科学真的万能吗?《湮灭》恰恰对此抱有深深的怀疑。在勘探队出发时,主人公生物学家就发现,“我们没有移动电话和卫星电话,没有电脑和录像机,除了腰带上奇怪的黑菏泽,也没有复杂的测量仪器。”在那边神秘的X区域中,人类的科学技术毫无用武之地。虽然四位勘探队员都是相关科学领域的专家,但让读者印象深刻的却是她们在人性上的弱点。

  拿主人公生物学家来说,她的最大敌人并非是X区域的神秘,而是其与丈夫的隔阂。在不断穿插着的回忆中,生物学家不断反思自己的生活,逐渐意识到问题的关键在于“我爱他,但不需要他,我觉得这很正常”。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生物学家从前未能领悟“除了外表喜好交际,我丈夫还有一个内在的自我”。而在小说的结尾处,生物学家“不得不承认,我对自己也一无所知”。尽管生活在科学昌明的时代,但要认识自身仍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正是《湮灭》抛给所有读者的疑问。

  中华文化,很早就表现出对人文精神的主动追求。儒家教育重视社会群体,也强调个人发展。“四书五经”等诸多文学经典,都是在教人如何成为君子、圣贤。通过把人文转化为每个人的内在自觉,来建立一种和谐的秩序。宋代兴起的书院,继承和发扬了中国悠久的教育传统,例如百家争鸣、魏晋玄谈、精舍研经、隋唐禅修等。

  由唐入宋,不仅是朝代更替,也代表着思想文化的转型。值得一提的是,宋代的文化复兴和新儒学的建构,均与书院密切相关。书院,成为复兴先秦人文精神的学术大本营和高等学府。从形式上看,它是以书为中心的教育机构;从本质上讲,它已成为儒家士人实现文化理想、教育理想的典范。到了明代,书院又和心学结合起来。例如,悟道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讲学。他们希望,通过书院来实现文化创新、人才培养的目标。

  时至今日,我们应当如何理解书院的文化意义?中国各个社会阶层,为何这般推崇书院?事实上,书院的历史文化遗产价值,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制度,一是精神。书院的制度和精神,承载着中华人文教育的传统。中华文化复兴,需要机构和载体。在这方面,书院大有可为。书院复兴,是中华文化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读刘广迎《重塑:智能社会的未来图景》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