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首届女性诗歌周颁发“诗歌奖” 舒婷现身领奖

  李银河认为,王小波的文学在中国当代文学中很难定位,就像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先生所言:“王小波是中国文学中的一个异数。”他既不属于现实主义,也不属于浪漫主义,看不出路数,看不出师承。有些蛛丝马迹,但都没有实锤。

  《我的师承》里,王小波列过穆旦、王道乾等翻译家的名字,他还喜欢卡尔维诺、杜拉斯等小说家。李银河回忆,自己没发现小波真心佩服过任何一位中国作家,但绝对不是源于傲慢和轻薄,而是因为他的评价标准是世界文学通用的标准,如果中国没有人到达那个高度,他就无法违心地赞赏。

  李银河说,王尔德有过一个文学评价标准,大意是文学没有什么这流派那流派,只有两派,一派是写得好的,一派是写得糟的,“我想,小波的文学是属于写得好的一派,所以它才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

  为何怀念王小波?

  庞之浩解释说:“目前,一般三舱式载人飞船的‘体重’约为7—8吨,比如我国的‘神舟’载人飞船重8吨;俄罗斯的‘联盟’号载人飞船重7吨,但印度目前推力最大的近地轨道运载火箭的能力只有5吨左右,所以,印度可能会研制一艘两舱式飞船;此外,载人运载火箭在技术、费用等方面的要求比无人运载火箭高得多。”

  “此外,载人飞船对印度来讲是全新航天器,与无人航天器相比需要增加许多特设系统,例如,环境控制和生命保障系统、应急救生系统、回收着陆等,活动空间要求大,结构密封性能好,涉及到物理、医学和环境等数十种学科领域。这些对科技的要求都非常高,耗资也比较大。”

  庞之浩总结道:“所以,对于经济实力、技术实力等都有限的印度来讲,要想成功实现载人航天困难很大,需要通过国际合作并举全国之力奋斗多年才有希望。”

admin
首届女性诗歌周颁发“诗歌奖” 舒婷现身领奖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